香草app深夜释放自己在线观看

admin
2021年11月26日

月黑风高夜,杀人越货时。墨野对今晚的月色有着别样的感觉,在承了不通和尚的邀请后,便率先打开房门跨了出去。不通和尚屋外寂静无声,也难得赤心为他选了这么块地方,一处开阔之地就再眼前,实是难得的习武之处,用在此时正合适不过。

不通和尚随后也走了出来,只是他已经脱下那件红的惹眼的袈裟,穿了一身武僧练服,脚步坚定走到了墨野对面。而此时,刚从密室捡回一条小命的顾醒,因为受不了伶仃的喋喋不休,在从一开始的新鲜感到不耐烦,也不过数个时辰。待伶仃睡去,便偷偷溜了出来。正百无聊赖想去寻不通和尚聊天的时候,就撞见了眼前这一幕。

要知道,武侠片看的多,最精彩的莫过于“邵氏”,只是后来加了太多特效,没了当初的原汁原味。如今活生生的两位武林高手就站在他们不远处,换谁还不兴奋疯了。顾醒赶忙稳定心神,这难得的偷师机会,要好好把握。就算学不到几招,过过眼瘾也是极妙的。

当顾醒躲到一块凸起巨石后的时候,二人的杀意已经弥漫看来,只是天公不作美,离的有些远,看不真切。但真并不妨碍顾醒观战,也不妨碍两位高手的巅峰对决。

杀意起,凛冽如疾风。墨野凭借着多年刀口舔血的经验,已经展开了攻势,而不通和尚还是佛门高僧那一套,不动如山。墨野向前疾驰,不断变换身形往目标靠近,突然从腰后抽出一把似棍非棍,似勾非勾的武器,向不通和尚击去。不通和尚没有一点要闪避的意思,只是身体微微后仰躲过这一击。脚下虚浮一踏,一脚就向来人踢去。墨野借着冲劲用胳膊肘硬挡下这一击,双手张开,做环抱状,似如爱侣一般要去拥抱不通和尚。

和尚突然怒目圆睁,口诵佛号,也张开双臂,似要迎接,但突然变掌为拳,起弓步,双龙出海。墨野见和尚又了应对,侧身躲开后,一掌拍在和尚肩头,将力道泄去,同时反手一肘,向和尚太阳穴攻去。此时顾醒瞧的分明,墨野到现在也没用力,双方都在试探,并未出杀招。只是杀手仁慈,似乎有些别扭。

不通和尚忽的低头,反脚踢出,正好迎上这一击,又一次对撞,又一次试探,又一次无功而返。顾醒暗叫一声好险,又聚精会神的看去。不通和尚似活动开了身子,突然猛吸一口气,蓄力在胸,双手握拳垂在身侧,不断膨胀自己的身体,眼睛里的血丝根根迸现。而墨野见状也毫不怯弱,显然知道佛门金刚经的厉害,也不硬接,便掌为爪,向大和尚头顶抓去。

不通和尚不闪不避,这一式贯通天地,聚灵气于胸,蓄乾坤于拳,一击之威可杀虎豹,凡夫俗子**凡胎怎能抵挡。当墨醒触碰到和尚脑袋的时候,犹如伸手进了油锅,赶紧将手缩了回来。就在这一个空挡漏了破绽,不通和尚一声怒吼,双拳抬起向前击去。此时已经避无可避,那只能硬挡,墨野将兵器横在胸前,同时聚力屏住呼吸,和和尚来拳碰在了一起。一阵气浪骤起,波及方圆数公里之地,顾醒也被这气浪波及,摔了个狗吃屎。

墨野显然不得不通和尚天地之威,如断线风筝般跌了出去,重重摔倒了地上,一口鲜血哇的吐了出来。和尚见状一声佛号,双手合十便说道,“谢施主助贫僧平息心中怒火。”墨野用那武器支起了身子,只见那武器已然弯曲,不复刚才模样。缓了口气才说道,“大师神功精进,可喜可贺。”难道是刚才不通和尚突破了,这也太诡异了吧。

顾醒正想偷偷溜掉,就听见墨野说,“石头背后的小鬼,看了这么久,也该出来了吧。”顾醒始料不及,只得慢慢挪了出来。此时不通和尚也正笑咪咪的看着他。正想解释几句,一人从树林间随风而至,那特殊的体香让顾醒暗叫不好。来者不是别人,正是那神出鬼没的赤心。

她欢呼雀跃地走了出来,摸着顾醒脑袋说道,“我教你时怎没这般认真,我在你身后这么久,你都没察觉,不怕小命不保吗?”顾醒朝赤心吐了吐舌头,一纵身就跑到不通和尚身后去了。和尚念诵佛号说,“女施主不是那蛇蝎之人,刚才我们对峙时也远观不曾出手,怎会伤这无辜孩子?”

墨野看了看赤心问道,“庄主有事寻我?”赤心似笑非笑地看了眼墨野,没心没肺的说,“别往自己脸上贴金,只是遣我来看看这细皮嫩肉的和尚,别被你打坏了。”墨野似有些失落,不再言语背过身去。赤心也不再搭理他,走到不通和尚身边绕了个圈说道,“没想到和尚你白天人模人样,到了晚上就……”不通和尚正欲辩解,顾醒抢白说,“赤心姐姐怕是瞧上了和尚,大晚上来排解寂寞了吧?”说完又躲回和尚身后,偷偷瞧着赤心的反应。

假日牧场里的俏皮女孩

出乎意料的是,赤心居然脸一红,能言善辩的她在此时显得笨嘴拙舌,只蹦出几个字,“小心我撕烂你的嘴巴。”说完又换到之前嬉皮笑脸的模样,对墨野说道,“既然你在此,便许你们差事。”墨野转身,月色正好拨开云雾,照到他身上。顾醒看得分明,这汉子黝黑的脸上棱角分明,剑眉星目,双手强健有力,是个练家子。也不等赤心说完,便急切地问道,“庄主许我什么差?”

“瞧把你急的。”赤心斜眼看了他一眼才接着说道,“当这个孩子的师父,教他杀人的武功。庄主可是要看成果的哟。”最后几个字还专门拖了个长音,生怕离她近在咫尺的人听不见一样。墨野脸上微微泛起笑容,看着顾醒说道,“你以后白天便跟着我,哪里也不准去,听到了吗?”虽然面露笑意,但话里的威胁可不是一点半点,顾醒凭借着前世混迹职场的经验,频频点头,不敢造次。

“至于你嘛,小和尚,庄主说了,如果问题解决了,你便可自行离去,不过如果你回珈蓝寺,顺便给老秃驴不色带句话:有些事,忘不了也放不下,除非他死。”赤心说完,又一闪身不见了踪影。顾醒正欲溜走,便被墨野抓住,顿时像被霜打了的茄子,脸色难看至极。

悲伤的命运已经确立了,白天练武晚上学医,这样跟读书有什么区别,才逃离前世地狱般的苦逼生活,又掉进了深不见底的折磨陷阱,这是有多背啊。不通和尚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对墨野说道,“我与这孩子有缘,如果不介意,在我离开前我想传授他一招半式,将来见到也好有个凭证。”

墨野没有答话,只是低头看着顾醒,顾醒面露难色,心中狂喜。突然间就收获两个绝世高手,这不是小说里登峰造极的开始吗?难道我也将走上这一条武道通途,想到这里哈喇子已经流了一地了。不通和尚和墨野看着顾醒这般模样,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,当下只能摇头淡笑。

“今夜你就先回去吧,我与大师还有话要说。”墨野催促着顾醒赶紧离去。也不等反应,不通和尚就先行一步,走下这旷野,向远方掠去。墨野随行其后,将顾醒一个人丢在这深山老林之中。夜半山更时,月亮也跟着作对一样,突然遮了面容,顿时黑暗再次笼罩大地。顾醒抖了个激灵,也不敢再跟,便从来时的路一溜烟的小跑了回去。

那不通和尚走走停停,墨野也跟的不紧不慢,走到一处瀑布前,两人席地而坐,和尚突然开口说,“你觉得这孩子如何?”墨野被问的莫名其妙说,“有过数面之缘,不知从何说起。”“我倒是看好这孩子的将来,说不定能成就一番事业,让这乌烟瘴气的江湖来点新气象。”不通和尚微笑着说。

“大师为何与我聊这些俗事?”“没有为什么都是缘,有缘便说,无缘不了,哪里那么多纠结?人生短短数十载,被浪费了这大好光阴。”墨野若有所思道,“数十载转瞬即逝,谁又能真正为自己活一次呢?”

“你便是显得太深,不如那孩子看的通透。他知你我这般,对他又益,便冒着被伤的危险也要偷看。而你,爱慕之人就再眼前,却不敢表达,奈何啊。”言罢,和尚突然从双手往水里一放,捧起掌水喝了一口,看着墨野说道,“镜中花水中月,莫道无能再为之。”墨野长叹一声,从腰间摸出一片叶子,就这么吹了起来。

空灵悠远的声音撕裂了这黑夜的寂静,但又似融入一般不能分割。只是那声音中有万般柔情,都被这瀑布激荡之声掩去。两人就这么一坐一立,同时望向远方不知名的世界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