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香蕉app免费观看视频214

admin
2021年12月2日

♂? ,,

(月票榜被爆到第九了,求大家手里的保底月票和各种5块钱的小额打赏月票,每一票都很关键,谢谢大家了!)

等待天黑的过程总是十分漫长的。

秦枫依着玉简上的口诀,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。

他下意识拿起桌上的沙漏看了一眼。

“我在神文小世界里呆了大半天,中土世界居然才刚刚过去半刻钟不到?”

他想了想,从须弥戒指里取出丹青羽给他的通天塔笔记。

“须弥戒指带进去不能用,我带本书总没有问题吧?”

秦枫想了想,又取出《天帝极书》回到了儒道小世界里,果然……

这一次,秦枫带来的笔记稳稳地抓在了他的手中。

“书里一年只等于外面一天……”

秦枫不禁笑了起来:“中土世界距离通天塔还有一天的时间,在这小世界里足足有一年时间!”

气质卓越的忧郁复古风美女

“看我不把丹青羽给我一个须弥戒指的资料,给彻底吃透了!”

……

儒道小世界,深夜,子时。

鲲鹏小灰趴在瘸脚书桌上,脑袋枕在书卷上,已睡得迷迷糊糊,口水把宣纸弄湿了都不知道。

秦枫却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时光,点着一盏油灯,津津有味地看着丹青羽借他的通天塔笔记。

“想不到通天塔里这么多门道!”

秦枫一边看一边喃喃自语道。

“通天塔的具体所在无人知晓,从三院七国指定的传送阵进入……”

“通天塔内共分九层,其中武界自成空间!”

“积分竞技赛都在第一层,待到苍穹战场开启前才开放第二到第九层!”

“地武境以下历练场所是第二到第五层,地武境到地武境小圆满是六到九层!”

“地武境小圆满之后,争夺的场所就不在通天塔了,而是九霄殿……”

“在那里胜出的绝世英才,将在诸天战场,代表人族与妖族强者争锋!”

就在秦枫手不释卷,孜孜阅读时,陡然……

“着火拉!”

“刘家宅院,着火拉!”

“快来人救火啊!”

先是一人高呼,伴随着木质房屋“噼里啪啦”燃烧的烈响。

但很快,随后整个刘家宅院都乱套了!

“这风怎这么大!”

“风太大了,火势压不住了!快逃命啊!”

就在这时,一个粗哑的声音喊道:“我乃刘家的家主,秀才文位的刘德宝,凡是今天来帮救火的乡亲们……”

“一人一枚银铢!”

当即,就听得一群围着看,却不帮忙的人,冷声笑了起来。

“火势这么大,一枚银铢就想我们帮送死?”

刘德宝的声音一喑,片刻之后咬牙切齿道。

“来救火的,一人一枚金铢!”

这一下围观人群动了,但是……

“们干什么?们救火不拿木桶吗?”

很快就听到有女声惨嚎道。

“把老娘的金链子放下!”

“们这群贼,趁火打劫的贼!”

混乱之中,有人大笑了起来。

“弟兄们,刘家是真是有钱啊……”

“快来搬他家的金库,是金铢啊!”

火借风势,风助火威!

整个大泽乡的夜空都被窜到天空中的火星给染红了!

可就是这样熊熊燃烧的大火里,还到处都是用毛巾捂住口鼻,窜进火场里趁火打劫的强人!

平日里就暴戾不堪的乡民,怎么会放过这一次狂欢的好机会?

一场大火,就像是一场盗抢的盛宴!

火光之中,听到动静的秦枫和小灰已是坐在距离刘家宅院不远的谷垛上,远远地看着这一切。

尤其小灰那扁毛畜生,似是身为妖族,劣性未驯,居然幸灾乐祸,在谷垛上又跳又笑。

“东边也着火了!烧烧烧,都烧起来才好呢!”

“哈哈,看,那家伙抢了一只箱子出来呢!估计是金银财宝!”

“哎呀,这人真是过分啊,居然把人家女眷镶金的亵衣都偷出来了!”

可就在这冲天的火光之中,一道穿着粗布衣服,跛着脚,还提着水桶的人影却与周围疯狂抢掠的人群格格不入!

“那傻缺是谁啊?为什么不去趁机抢点东西啊!”

鲲鹏小灰大笑嘲讽道:“这时候不发笔横财,活该受穷啊,呱!”

但是它的声音一下子就噎住了,就像是被人用手卡住了喉咙一般!

“那……那傻货是的学生啊!”

只见人群中的张泽沐一身粗布衣服,不断地从不远处的水井里打了水,一瘸一拐地走过来,泼在刘家着火的房子上……

转过身又一瘸一拐地回去打水了!

虽然周围的人都在忙着抢劫,没有人留意到他,但好几个从张泽沐身边经过的人,见到他居然在帮刘家救火,都是目光一愣……

好几个人想了一想,似是要帮他一把,终是捧着抢来的东西跑回去了!

不过秦枫再没看到那几个人进刘家的火场里抢劫了!

“仁者爱人,泽沐的这一颗‘仁恕’心,已经堪比古圣先贤了!”

“既然连泽沐都已经宽恕他们了……”

秦枫说到这里,对着天空低声道:“那么,回来吧!”

只听得天空之中“霹雳”一道雷声炸响!

随后“噼里啪啦”黄豆大小的雨点落了下来!

鲲鹏看到这一幕,一下子就不爽了。

“我说主人,好好地下什么雨啊!”

“火也是点的,雨也是下的!”

“这是搞哪样啊?呱!”

大雨倾盆落下,雷云之中,一道金龙缓缓缩小,化为一条半尺长的小龙,落回秦枫的手中。

又变成了腾龙笔的模样。

秦枫在雨中淡淡说道:“刘家虽然有恶,但罪不至死……”

“他们宅院尽毁,财产几被抢空……已足够凄惨了!”

鲲鹏嘟哝道:“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!要是这刘家变本加厉怎么办?”

秦枫轻哼一声,冷然说道。

“这就是我跟用拳头打服他们的区别……”

“儒家教化之道,不宜不教而诛!”

“但若他们冥顽不灵,我不介意再给他们来一场大火!”

果然,第二天一早,整个大泽乡的人,都在讨论昨晚刘家的一场大火!

有人刁钻地说,“估计是张傻子气不过,自己去放了刘家一把火吧?”

“不然哪有这么巧?才把那诗贴门上,当天晚上刘家就遭报了?”

但是立刻有经历过昨晚大火的人,大声反驳道。

“们这些思想龌龊的小人,们知道昨天刘家失火的时候,张泽沐在干什么?”

“我亲眼看到的,他脚上有伤,还一瘸一拐地帮刘家打水救火!”

“恐怕正是他感动了上天,才降下大雨,救了刘家家十几口人的性命!”

“否则们觉得夜里风那么大,火那么急,谁能逃的出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