豆奶app 无限破解版

admin
2021年12月4日

这也让世人看到了今非昔比的天阳皇朝,究竟隐藏了多么深,真实实力强横到了何种地步!

“如你所愿。”

凌悟话音落下,众人尽皆心神一颤,尤其血月之人更是睁大了眼睛,看着他伸出手,覆盖在跪伏脚下的月子云脑后,轻轻一按,没有发出一丝声响,月子云那枯槁的身躯像是失去了所有的支撑,轰然从高空坠落。

本就不多的生机,彻底断绝,任凭血月强者如何努力,都再无法从那坠落的身躯之上感受到任何气息,一时间,心中百味陈杂,脑袋都仿佛放空了一般。

一代太上皇竟就此驾崩于世!

一尊巅峰强者就此陨落!

此二者,无一不是对血月皇朝无比沉痛的打击,建朝以来,从未蒙受过如此屈辱的巨损,血月众强者只觉胸中一团火焰熊熊燃烧,但在凌悟那若有若无的威压之下,他们却只能死死压抑住心中的怒火,不敢表露半分,因为在这个人的面前,所谓的怒火是那么的不值一提。

但凡他们敢有任何动作,不但自己要死,太上皇用生命换来的保也将即刻付诸流水,血月皇朝将彻底泯灭在历史长河之中,他们不敢!

“谢过道尊。”血皇冲过去一把托起月子云毫无声息的遗体,却是面无表情地对着凌悟行了一礼,以凌悟的修为,随便出手都能将毫无反抗的月子云湮灭成虚无,而今,月子云虽死,却留得尸,也算是莫大的恩泽了。

既然发作不得,那么这份恩泽,再如何屈辱也必须承受,血皇的心情从未像此刻这般平静过,既然最终依旧是走到了这一步,那就无需再有任何顾虑,径直走下去吧,总有一天,这些人会后悔当初!

“请问道尊打算如何处置血月皇朝?”血皇平静问道。

“月子云主动认罪伏法,本座自当不会过分,不会毁你血月基业,但从今往后……”

大长腿白袜子女生逆光拍摄唯美写真

凌悟一字一顿道“世上唯有血月王朝,受天阳皇朝管辖,行臣礼,不得僭越!”

血月王朝……

受天阳皇朝管辖……

行臣礼……

如同晴天霹雳一般轰炸在血月之人心头,无数人眼睛充血,怒目圆睁,他们血月,竟要对天阳皇朝俯首称臣么?

“血皇陛下!”血月人群仿佛忘记了恐惧,齐声高呼,试图阻止这一切,他们血月,怎能对天阳人俯首称臣!

血皇面无表情,对他们的高呼置若罔闻,躬身下拜“本王铭记在心。”

“血皇陛下!”

人群目光通红,即使那数十位血月强者亦是身青筋凸起,骨骼“嘎嘣”作响,血皇竟自称本王,结果已经很明显了,他……答应俯首称臣!

“从今往后,吾乃血王,皇之一字任何人休得再提!”血皇,不,如今已是血王的他,平静的目光扫视人群,顿时天地间鸦雀无声,虽依旧满是不甘,却再无任何反对的声音发出。

“一应章程,阳皇宣布吧。”凌悟微微点头,又淡淡道。

“谢过道尊,章程朕已经列好了。”胜了一场后程旁观的阳皇,不悲不喜地上前一步,将一枚玉简递给凌悟一观之后,扔给了血王,熟悉的流程走完,血王牙齿都几乎咬碎了。

玉简的内容,无外乎三条,割地、赔款以及朝贡,前面两条先前天云宗十长老出面的时候就已经提过,既然俯首称臣,每年朝贡也是理所应当情理之中,然而玉简中索要的这些何止是天文数字,什么狮子大开口都弱爆了,真要是答应了,现在血月皇朝的疆域和财富资源至少七成要被划分给天阳皇朝,如此下去,血月皇朝想要再次翻身都几乎是不可能的事,皇朝底蕴迟早被啃食殆尽,除了目前拥有的众多天玄境强者以外,将真正沦为低级王朝一样的附庸王朝。

阳皇,太狠了!

但事到如今,他还有选择么?

“本王答应!”血王意外平静地答应下来,阳皇眼底闪过一丝锐光,心中骤然多了一分警惕,从血月太上皇悍然赴死,到现在血王盘接受条件都太反常了,莫非血月皇朝也隐藏了什么很深的东西?

阳皇又突然道“带上来。”

血王先是一愣,紧接着目光凝固,饶是他已经做好了退让到底的准备,看到被押上前来的几名囚犯时,仍旧忍不住双拳一握,指节爆响,怒气冲天地质问“阳皇,你到底意欲何为?故意羞辱本王么?”

这几名囚犯,可不是普通的囚犯,虽然看着极为狼狈,但如果修为释放出来的话,每一个都是惊天动地的可震慑一方的当世强者,无数武者只能仰望的存在……他们正是天阳王师北上以来,一路俘虏的血月强者,尤其是月瑶城一战就俘虏了六名天玄境强者。

血王本以为这些人早已被斩杀,却不想他们没有陨落,却成为了天阳皇朝的阶下囚,此刻被推到面前,是要当着自己的面,当着无数血月皇朝子民的面,在血皇城上空,执斩首之刑,来羞辱自己么?

欺人太甚!

血王气得身颤抖,如果阳皇胆敢真的这么做,他保证,今日所有天阳人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血皇城,包括阳皇!

即使宏承道尊阻拦,也一样!

阳皇仿佛没有注意到他眼中的怒火一般,自顾自地说道“此等乱臣贼子,本该斩首示众,以正法纪,今血月臣服,朕便大发慈悲,允许血王将他们赎回。”

言外之意就是,不想朕来个斩首示众的大羞辱的话,就乖乖拿钱来赎吧。

大发慈悲?

不存在的!

这是赤果果的威胁!

是可忍,孰不可忍?

血王的太阳穴跳啊跳,青筋如同蚯蚓一般浮现体表,拳头握紧,牙齿咬的嘎嘣作响,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一个个字来“如何赎?”

“不贵,一个十两,概不赊账。”阳皇嘴角一扯,竖起一根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。

血王“……”

这还是赤果果的羞辱!

甚至比当场斩杀这些天玄境修为的俘虏,更加羞辱!

我血月的天玄境强者就这么不值钱?朕却还要眼巴巴地把他们赎回来,还概不赊账?这不是羞辱是什么?

气煞朕也!

血王硬生生压下心中的火气,深呼吸一口,道“好,就十两黄金。”

血月皇朝已经损失了很多天玄境强者了,这几个人虽然很是不给长脸,修为实力摆在那里,总能弥补上很大一部分损失,区区金钱羞辱,又算得了什么?

朕忍!

“错!是白银。”阳皇晃了晃那根手指,纠正道。

血王“……”

阳皇看着他涨得紫红的脸,诧异万分地道“血王阁下,不至于十两白银一个都买不起吧?本次买卖可是概不赊账的。”

血王“……”

嘎嘣!

牙碎的声音响起,血王双目喷火,谁都别拦朕,今天朕非要生撕了眼前之人,扒皮抽筋,吞其血肉而食不可!

“哦?看来血王阁下是出不起这个价钱了,也罢,横直朕看这些以下犯上的乱臣贼子十分不顺眼,干脆砍了算了,现在这个时辰用来行刑刚刚好。”阳皇好似完没有注意到他那想要杀人的目光,说着就要命人将那几名囚犯拉出去斩首始终,以儆效尤。

“血皇陛下,救命!”眼见就要被拉出去砍了,天玄境修为的囚犯们眼中充满了惊慌,急呼出声,那般模样比起一些凡人之身的囚犯还要不堪。

血王横了他们一眼,杀机毕露,囚犯们求救声瞬间嘎然而止,只是眼神中依旧充斥着浓郁的求生渴望,令得他都不由得生出一股冲动,想一刀砍了这些人,都不用阳皇的人动手。

就你们这般摇尾乞怜的混账模样,十两白银赎你们一个都是高价回收了!

突然之间,血王的怒火消散了许多,这貌似算不上多大的羞辱了,于是他的脸色由猪肝色恢复成了面无表情,淡淡道“不用劳烦阳皇了,这几个人本王赎了。”

这种事他自然不会亲自经手,转头对身后一人道“给钱。”

那人顿时脸色一僵,这么丢人的事让自己来?若是出灵元石或者其他修炼资源倒没什么,世俗之物,还是区区十两白银,这可是赤果果的羞辱啊,真搞不懂血皇陛下怎么想的,居然还答应了下来,莫不成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?

皇命当前,他最终还是掏出了几十两白银交给上前领受的一名天阳士兵,只得炼气境修为的一名普通士兵,顿时嘴角微微一抽,立刻退了回去,别开目光,眼不看为净。

“放人。”

阳皇诚信十足,说放人就放人,众囚犯回到血月阵营,立刻跪倒在血王面前,感激涕零道“陛下大恩大德,臣等铭记五内,日后定当舍生忘死,报效朝廷!”

血王脸黑如锅底,就你们还舍生忘死?

“滚!”

“臣等告退!”众囚犯一脸尴尬,急急忙忙灰溜溜地离开了,继续留在原地的话,光是四面八方聚集而来的鄙视目光就足以让他们如坐针毡了。

“两朝之战就此了结,但清欲道人因此而死,尔等需各自派出十名天玄境强者前往本宗修行,最高修为不得低于天玄境八重,最低修为不得低于天玄境三重,尔等可有异议?”此时,凌悟再度出声,无论是阳皇还是血王都心知这是明着抢人了,那些人一旦去了天云宗就绝不可能再回来了。

但十长老之死绝不可能轻易了结,这个条件容不得他们拒绝,只得答应下来。

“阳皇,撤军吧。”凌悟此行目的达成,也不愿久留,淡淡道一句,便欲御空而去,忽然想起什么,顿了一下道“从今年开始,天阳皇朝每年贡品需翻三倍。”

“这是自然,恭送道尊。”阳皇面无波动地道,凌悟这才满意地离去。

一时间,天地间又只剩下了对峙的两方势力,但那拔剑弩张的气氛逐渐消失,阳皇淡淡的目光扫了血王一眼,才转身而去。

“军撤退!”叶老元帅出声道,百万王师振奋高呼,金翅雕、神风雕齐鸣,划过天空,浩浩荡荡地疾驰而去,凯旋而归……